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宇闻的博客

宁静淡泊,乐亦忘忧,开心快乐每一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  

2018-03-11 20:55:54|  分类: 乡土人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

图片/网络  文字/刘玉文

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 近年来无棣发表的文章中(包括笔者)关于“隋唐无棣城”、“后周保顺军城”、“今无棣古城”的地理定位,多与文献记载不符,因此出现歧义。原因就是对无棣境内的几座故城缺乏严肃认真的研讨论证。今不揣冒昧,就此发表一点初步见解作为“异说”,以供同仁商榷。

为叙述方便,对本文所涉及的三座古城(故墟)暂拟简称:①位于无棣县信阳镇城角、花园村附近的故城,称“花园古城”;②位于庆云县于家店村北的古城遗迹,称“于店故墟”;③位于今无棣县老城区县城,仍称“无棣古城”。

关于这三座古城的关系和历史定位,《钦定大清一统志》卷一百三十九“武定府”条,有明确记载:①“保顺军,今海丰县治。《宋史·地理志》:周置保顺军于无棣县南二十里。治平中移县治于保顺军,今县治也。元分其地属沧、棣二州,而以故县属棣州。《齐乘》谓之东无棣。故城在县西北覆釜河经其西,无棣沟绕其南。”②又载:“无棣沟在海丰县北十五里,自覆釜河分流又东北入海。”这两段记载与康熙辛亥版《海丰县志》的附图恰好相符。这明明白白的说“花园古城”就是隋唐无棣城、今无棣故城就是保顺军城,对此,至今没有人提出过异议,可是到二十世纪的无棣人(包括笔者)就把“花园古城”说成保顺军城甚至还有人把“无棣古城”说成是元末于保保建的一座新城,依据何在,不得而知。

为进一步摆明问题,故不厌其烦的多说几句,从几座故城(故墟)的实际地理位置入手,简单分析分析,反正几座故城就摆在这里,搬不走挪不动,不要陷在文字里绕圈圈。

     一、“花园古城”乃隋唐无棣城、无棣古城即保顺军城。

其依据如下:

1、《宋史·地理二》载:“周置保顺军于无棣县南三十里。”

   宋承周置,继续保留保顺军,所以这一条国史记载应当具有权威性,起码方向不会弄错。其中的“无棣县”即指隋唐无棣城。该条记载明确两点:保顺军与隋唐无棣城的地理位置南北关系,保顺军在南;②二者相距30里(宋代里)。

    2.《大清一统志》卷139,记载:“保顺军,今海丰县治。......治平中移县治于保顺军,今县治也。”

3.《山东通志》载:无棣城“在海丰县北二十里,为隋唐无棣旧邑,周三里许。”这是省志的权威记载。其中,无棣城指隋唐无棣城;“海丰县”即“无棣古城”。该条记载明确两点:①“海丰县城” (无棣古城)与“隋唐无棣旧邑”地理位置南北对应关系,“海丰县城”在其南;二者相距二十里(清代里)。

4.《读史方舆纪要·山东二》载:海丰县:“无棣城,(海丰)县北三十里。相传即春秋时齐之无棣邑。《管子》所谓北至无棣者。隋置县治此唐因之。《宋志》:周置保顺军于无棣县南三十里。”

其中“海丰县”即今无棣县;海丰县北即无棣古城北。“无棣城”即指隋唐无棣城。该条记载明确三点:①隋唐无棣城在“无棣古城”之北;②二者相距30里(引《宋志》即30宋里);③确认《宋志》保顺军位于隋唐无棣城之南 30里。

5.康熙辛亥版《海丰县志》卷一·沿革,载:“保顺军:显德中置军于无棣县南二十里。”并在附图中,在“海丰县城”北以图形方式标注了“无棣城”,东为信阳城,西为龙且城(示意图,无比例尺)。

6.民国版《无棣县志》卷一·【古迹】记载:“无棣城,《山东通志》载‘海丰县北二十里,旧志为隋唐无棣旧县。”该条记载援引《山东通志》记述。并在本志地图中的相应位置标注上“无棣城”。

7.民初版《无棣县志》卷一·【疆域】叙曰:“庆云本西无棣地,其城南五里故墟以为隋唐旧县,按之《宋志》周置保顺军于无棣县南二十里,宋徙无棣治于保顺军,并形龃龉。今县北马颊河岸故城创之隋初,无疑也。……即邑北旧垒各据地形、盘基角胜,可想当年所事也。”此段分析,从方位、里程等方面否定了“于店故墟”为隋唐旧县。邑北故垒即“花园古城”,始建年代为“创之隋初”。其中,把30里,变为20“清里” (1929年民国推行计量改革,采用“市里”)。

8.乾隆版《畿辅通志》(纪昀总纂)的记载有四处可供参考:

①志卷一·形胜疆域,载:“庆云县,东三十里至山东武定州海丰县界……南三十里至山东武定州阳信县界。东西广四十五里,南北袤四十五里。”。即庆云旧城(今盐山庆云镇驻地)东到海丰县(无棣县)界30里,南到阳信县界30里。②志卷五十三·古迹,载:“无棣城,在庆云县东。隋置。……《县志》‘故城在今县东南五里,周八里,鬲津河东南。’” 其中,庆云县东的“无棣城”与今县东南五里的“故城”,一在东(未计里程),一在东南五里,二者是否同一实体不明确。③志卷五十三·古迹,载:“荻苴城,在庆云县东,《新志》‘在县东,接海丰界与无棣城相对,覆鬴河界其中。相传为龙且所据,俗名龙且城。’”其中,荻苴城(龙且城)与无棣城相对,覆鬴河界其中。与《康熙海丰志》附图相符。④志卷五十三·古迹,载:“韩信垒,在庆云县南二十里(嘉庆《庆云县志》已更正为‘县东四十里’)与荻苴城相对……俗呼挂甲口。”这与今无棣境内挂甲口村与龙且城南北相对符合。

    古籍中所说的里程,多是按官道路程计算,并非全是直线距离,如《史记》中的“鄯善国,去长安六千一百里。”“且末国,去长安六千八百二十里”等不可能是实测直线距离。加之各朝代度量衡不一,所以记载的里程会有误差,也有记载错的时候。

上述记载的二十里、三十里,不是精确值,权且按直线距离20-30市里之间。

据《宋志》等文献记载,提供的隋唐无棣城定位要素,满足了二个充分必要条件:①隋唐无棣之其南有座保顺军城;②二者之间距离约20-30里。不妨用初级平面几何作圆、划弧的方法去定位古城。

第一,先以“于店故墟”为基准:在地图上,以该故墟中心地带为圆心,以20-30市里为半径,以子午线为中线,向南方画一个30°扇形面(宋代航海罗经是24方位,每一方位15°)。沿该扇形平面的弧线两边中搜寻看看,是否还有其他古城遗存在?即使画一个90°的大扇形面,也寻找不到任何古城遗迹,说明其南20-30里范围内根本没有保顺军城影踪。即使再放大扇面的角度也是枉然。且《畿辅通志》记载,庆云县南30里至阳信县界,保顺军城绝不会出现在阳信县。于是得出结论:“于店故墟”不是隋唐无棣城,它与保顺军之间的方位距离关系与《宋志》等文献记载不符。

第二,再以“花园古城”为基准试试看。用同样方法向南方画一个30°扇形面,并沿该扇形平面弧线左右两边中搜寻一下看,“无棣古城”赫然醒目的在弧线边缘附近。结论:“花园古城”与无棣古城之间的方位距离关系符合《宋志》等文献资料的记载相符,所以“花园古城”就是隋唐无棣城,自然“无棣古城”就是保顺军城。若其不然,舍其为谁!

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  

【明代庆云城(左上红方)、于家店(左下红方)、无棣城角村(右上红方)、无棣古城(右下红方)位置关系】


  二、“花园古城”之北,是否存还在一个“隋唐无棣城”

   既然有人误认为“花园古城”就是后周保顺军,根据《宋史·地理二》载:“周置保顺军于无棣县南三十里。”提供的方位、距离要素,就应当有一个“隋唐无棣城”位于“花园古城”北边二三十里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依据上述,北边、三十里,两条定位要素,在地图上以“花园古城”中心地带为圆心,以20-30市里为半径,朝北方、以子午线为中线画一个30°(角度还可以放大)的扇形平面,然后沿着扇形面的弧线两边附近搜索一下看看,向北伸展到到车镇村以北,前后左右四处仔细搜索,古城遗迹仍然是渺无踪影。实验说明“花园古城”之北30里范围内根本没有任何古城遗迹,由此证明“花园古城”之北存在“隋唐无棣城”是一个伪命题。“于店故墟”又远在四十里之外的正西边,与《宋志》所述毫无关联。因此“花园古城”并不是保顺军城。

正面推演,逆向搜寻都做过之后,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说,“花园古城”不是保顺军城,而是隋唐无棣城;今无棣古城就是后周保顺军城、宋治平元年之后的无棣县城。

二、今“无棣古城”不是元代始建的新城。

     通过上述在地图上,按方位、距离定位古城的实践,今“无棣古城”就是后周保顺军城,不应再有异议,它作为“军”城的年代应始于后周显德五年(958)。作为县城始于治平元年,置军之前是保顺镇的镇郭(镇治)。

为何还常有人说“今无棣县古城是元代平章于至正十七年(1357)新修的一座城”。究其原因,就是没有机会阅读无棣旧志,或没有去细细阅读无棣旧志。《海丰县志》(康熙辛亥版)载明:“(海丰县)城周三里许,,高二丈,阔五尺有奇,门四。元至正十七年,平章于保保重修,明洪武、正统间又重修。”民国版《无棣县志》也有相同记载。旧志均载明,元代于保保是重修,此后明代洪武、正统间也重修过。

元至正十七年,于保保可能担任山东行中书省的“平章政事”(而不是中央中书省的平章政事),其职能相当后世的省长。县城重修,需要履行平章审批、拨款、监管等程序。名义上由“平章”主持重修县城,其实“平章大人”无需常驻现场,挂名而已。

如果把于保保的“重修”视为新修、新建,那县志记载中紧接于保保重修之后的“明洪武、正统间又重修”,岂不是明代洪武、正统年间,又新建了两座海丰新县城。所谓“重修”,就是在原有规模基础上,再度整建或增益补缺。宋代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中“乃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。”就是这个意思。明代天官杨巍撰《重修大觉寺宝塔》,清代张克嶷撰《重修马谷山寺记》,都是说在原有的基础上重修,而不是异地选址新修。把于保保“重修”说成新修,是误解。

既然元至正十七年是重修,无疑此城原本就是县城。这座无棣县城,始于宋英宗治平元年(1064),是宋代的第二座县城,此后再没迁徙。无棣古城作为县城,迄今已有九百五十余年的历史。无棣古城是无棣县第二座县城,而不是误导、误传的第三座。 

四 、保顺军置军年代应以“显德五年(958)”为宜

保顺军设置年代,习惯说法是“显德六年(959)”。但权威资料提供的准确年代是“显德五年”。相关资料的记载列下:

①《旧五代史?郡县志》(薛居正监修)记载:“沧州:长芦县、乾符县(周显德三年十月,并入清池县)、无棣县(周显德五年,改为保顺军)、弓高县(周显德六年二月,并入东光县)。

②宋·王溥撰《五代会要?州县分道改置》记载:“无棣县,周显徳五年改为保顺军。”

③元·于钦撰《齐乘》:“无棣县,五代显德五年,改为保顺军。”

④乾隆敕撰《续通典》卷一百二十五,州郡五:“显德五年,以无棣县置保顺军。”

其中《旧五代史》记载的“显德五年”最有权威,理由如次:①《旧五代史》是宋太祖诏令编纂的官修史书,由薛居正(912-981)监修。该书于开宝六年(973)四月,至次年闰十月完竣。距设置保顺军的时间才十几年;②宋太祖当时担任后周的最高武官(殿前都点检),何时何、地设置军,他当然清楚。《旧五代史》编撰者岂敢疏忽欺君;③《旧五代史》由薛居正监修,《宋史·薛居正传》记载,薛居正于“显德六年(959),使沧州定民租。”五代军兼管民政税收,薛居正定民租,当然包括保顺军的辖区,是显德五年、六年,他肯定清楚。④《旧五代史》记载沧州所辖县中的调整信息最为周详,甚至精确到“月”,因此,对于无棣县的记载是可靠的。所以沧州保顺军的设置年代,应以“显德五年(598)”为宜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 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   
也谈隋唐无棣城和无棣保顺军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