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宇闻的博客

宁静淡泊,乐亦忘忧,开心快乐每一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记忆】闽海往事  

2017-08-01 08:49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闽海往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写在“八一”的日子里

2017年08月01日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 

    
    1961
7月,我入烟台海军高专学习。军委指示,军事院校学员一律先下放到基层锻炼,1962年春节前夕,我所在学员班就下放到福建同安县澳头前沿,澳头位于一个小半岛的顶端,与国民党占领的大金门岛的古宁头南北对峙,最近距离不到10公里,落大潮的时候中间的水面宽度也不过四五千米。阵地构筑在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段上,远远望去像是东西排列的几座小山丘。阵地右侧是澳头村和刘五店,左边是欧厝、彭厝两个自然村。滩涂广阔,布满乱石,岸上长满了剑麻、相思树,偶尔有几株古老榕树,阵地后边的低洼处是耕地。虽然北方已是数九寒天的隆冬季节,但这里却是麦苗吐穗,豌豆花香,树木葱茏的初夏景色。

2017年08月01日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 

       
阵地周围有不少弹坑,附近还有陆军炮兵撤走后留下的简易防御工事,这都是1958年“8.23炮战”留下的纪念品。

        
   
连长亓克明在欢迎会上介绍说,我们这支部队是海军海岸炮兵39174连,原属旅顺铁道炮团,是从苏军手中接收过来的,技术是过硬的,装备是最先进的,我们的炮口径130毫米,的最大射程是139.4加贝(折合25.83公里),我们的任务就是与围头、莲河、镇海的岸炮部队一齐封锁大、小金门,174连的主要任务是封锁料罗湾,料罗湾可以停靠大型舰船,是国民党军队的唯一补给码头,封锁了料罗湾就掐住了金门的喉咙,任务是艰巨而光荣的。174连的建制是一个连部四个排,即指挥排、主炮排、防空炮排、后勤排。现在处于打打停停的状态,但我们立足于打,时刻准备着,要保证开得动,打得准!
        
   
我被分配到指挥排,我所在的班的任务是负责把我方炮弹的弹着点标出经纬度,作为指挥系统修正诸元的依据,我的岗位在观察哨所,那是隐蔽在一棵大榕树下、并靠近指挥所的一座碉堡,朝金门岛方向开了一个扁孔,用炮队镜观察对方的动静,每小时作一次记录,遇到异常情况立即报告指挥部。前方目标能看到金门城、金门塔、太武山、古宁头、鼠屿、林厝村,还有一些隐蔽的炮位、暗堡等等,那时敌人经常派“水鬼”(潜水侦察人员)过来“捉舌头”。不几天我也熟悉了,能单独值班了,有一次傍晚时分,突然发现距哨所不远的海面上有一个黑褐色东西一会下沉一会浮起。我想,是不是敌人的“水鬼”过来了啊?就紧张地向指挥部报告情况,值班员派副班长到哨所核实情况,不一会我所描述的情况出现了,副班长笑了笑说:“这不是‘水鬼’,是鲨鱼的尾鳍,很好!观察得很仔细,没有漏掉情况...…”。
        
   
又过了几天,半夜时分,突然从我哨所下面的爬上两个黑影,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出是穿我方军服的战士,前边一个佩戴上士军衔,我马上端起冲锋枪,喊道:“口令!”,前边的那位上士不停步,嬉皮笑脸地说:“新兵蛋子吧?啥口令!”,我有些紧张,随即拉动枪栓大声喊道:“站住!举起手来!再不站住,我开枪了!”这时气氛陡然紧张起来,后面那位战士赶紧回答:“国,国,国,国!”我赶紧回了个“旗!”,这天的口令是“国旗”。连连道:“不要误会,我们是本连的海滨流动哨,自己人!这是四炮炮长白永贵!我叫翁刚玉,今晚带班。”我一听口令答对了,也有点放心了,但还是不知如何处置,这时指挥所值班员听到外面有动静,走出来一看,笑着说:“自己人,自己人,不要动武器!”
        
   
真是万幸!避免了一次险情发生,至今想起还冒冷汗呢。
        
   
在这天的全连晚点大会上,连长严肃地分析了这次险情。批评了老兵麻痹大意,不按要求回答口令,敌情复杂,夜间还与新兵开玩笑,险些出了大事。
        
   
另外,出入厦门的运输船只,都是夜间乘高潮通过阵地前方的水道,我们就要备战护航,指挥所要求观察哨按“海情通报”内容,密切注视过往船只和敌方情况,并且详细报告并记录:“拖船**艘,驳船**艘,**分过澳头。”
        
   
有一天值夜班,拂晓,金门岛上突然炮声隆隆,火光冲天,对岸暗堡里也吐出火舌,连队立即进入战备状态,我以为出现了突发事件,一时摸不着头脑,赶紧询问指挥所,值班员说:“这是敌人的例行演习,每月一次,这次是防空演习和抗登陆演习合并到一块了。你要仔细记录射击点的位置,并记录下发射炮弹、子弹的数量。”这下可把我难住了,记录枪炮位置还好办,要记录发弹数量怎么确定?到处都在“叮咣”“突突”响成一片怎么办?二十多分钟的演习结束了,我只记下了几处高炮位置,几处暗堡位置,高炮发弹数量估算了大体数量,机枪的发弹数量没有记录下来。不一会班长拿着一张纸来到观察哨所,跟我核对记录,枪炮位置、高炮发弹量记录还算合格,机枪发弹数量误差太大。副班长说:“机枪、冲锋枪是连发点射,短点射一般‘嗒嗒嗒’3发子弹,长点射一般是‘嗒嗒嗒嗒嗒’5发子弹,只要快速记下长短点射数量,再换算就行了……”以后照此办理,记录基本准确。
        
   
这年3月,传达中央指示。说蒋匪帮正调兵遣将,伺机“窜犯大陆”,于是前线进入“紧急备战”状态,我被调到第四主炮班,四炮与防空炮排(三七高炮排)相邻,为便于抗登陆时相互接应,我们联合修筑一座四通八达的“梅花堡”,日夜不停突击施工,这引起对岸的关注。一天,正下着濛濛细雨,战士们穿着雨衣施工,高射炮也穿上了炮衣,中午停工,露天吃饭,刚端起饭碗,就突然从对岸飘来一个大黑影,原来是一架侦察机,这时高炮阵地上拉响了警报,战士们扔下饭碗跑上炮位,立马脱下炮衣,此时敌机已接近“梅花堡”上空,我方的高炮也打响了,眼看着那架敌机像自由落体似掉落向海面上了,我们以为是被击落了,正要鼓掌喝彩,不料那家伙竟贴近海面回头又飞走了,高炮仍在响个不停,可前面梅花堡挡着,成了死角,打不着了,翁刚玉排长高喊“停止射击!”,喊了两次还是没有停下来,待停下来后,排长骂唧唧地批评道:“敌机都走远了,还在突突,给他娘的放送行礼炮吗!”一位班长慢悠悠地走下炮位,一面找饭碗,一面风趣地说:“好长时间没有见到‘蒋匪’弟兄们过来了,好容易过过炮瘾,他娘的又不配合,屁滚尿流地跑了,还不多送几炮,让他听听响!”排长严肃地说:“就你话多!”
        
   
近半个世纪过去了,这位翁刚玉老排长也从师级干部岗位上退休了,安排在温州工作,我是从网上找到了他,我们电话中谈及那几件事,他还清晰记得,我说,“如果那天晚上我扣动扳机,今天就不能通电话了,哈哈!”他几次约我去温州,一直也没去成。这就是我记忆犹深的几件闽海往事。

 2017年08月01日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